福建被盗肉身佛像重修时间确定:忽必烈时期

中新网4月27日电 据匈牙利欧洲华通社报道,匈牙利华总会秘书长、福建阳春村追讨章公祖师佛像海外民间联络人李震先生日前发表介绍海外有关研究情况及佛像的一些细节后,继续与“大田县阳春普照堂文物保护协会”林永团和林建婓先生等不断交流、对比史料和研讨,最终共同得出结论,认为史上重修佛像及坐垫的年代确定为元世祖忽必烈时期,具体为1292年。下面为李震先生整理的有关内容:

据现存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编修的当地史料《王村家谱 叙古今事略》(注:阳春村在清中期以前称王村)记载,“计普照乃章公祖师显化于宋时所建,年久将倾,祖十三公兄弟鼎构而新之中厅奉佛像,左厅塑公兄弟三像……。” 《王村家谱 普照堂记》中也写道,“我祖十三公构成斯堂”。普照堂留存至今的石础上刻有“祈保子孙兴盛,辛丑年立”字样,结合十三公生活的年代,这个辛丑年为1421年,也就是明代永乐十九年。这同时说明,普照堂最初是为章公祖师所建,后来在左厅辟林氏宗祠,表明外姓的章公祖师受供奉的地位在林氏本族祖先之上,迄今依然如此,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独特的民俗文化现象。千百年来,农历十月初五为章公祖师庆生,已成为当地最热闹的民间节日,即使在肉身佛像不在的这二十年,这一传统也从未中断。

我们在匈牙利博物馆展览期间能够抄录的记载在坐垫侧面的两行相向而书的汉字比较完整的内容是这样的:“本堂普照章公六全祖师自显化后业经年载,不记其详。始缘自(此处残缺)誓镇斯堂○○○至人物零丁,香火不兴,灾难屡至,始得本里劝首林章新世兴等,运心抄愿当坊众户宝钞,卜择壬辰年乙巳月壬辰日乙巳时,重塑祖师宝像,装饰一新。祝愿乡闾肃静,人物康安,两畅时若,百谷丰成,子孙旺盛,○○○心愿祭(此处残缺)至元贰十玖年五月朔。住普照堂僧一崇谨题,流传后代观记耳。”(注:“宝像”中的“像”实写为“相”。“○”处为尚无从辨认部分。“业”字为笔者推测,“至元”中的“至”字处实际剥落无存,但可确定为此字)。

荷兰研究者称,坐垫的年代比肉身大约晚200年左右。2014年9月对佛像进行科学检测后,荷兰德伦特博物馆馆长冯 维尔斯特伦说,肉身的年代约有1000年的历史,这个来自于14世纪的垫子也提供了重要的考古线索,“我们认为这一肉身是在寺庙中供奉的,到了14世纪,他被修造成了塑像。” 维尔斯特伦说的不是很准确。首先,按照传统塑像应是在章公坐化后不久就修造成了,这个坐垫上也明确写的是“重塑祖师宝像”。其次,14世纪唯一一次的壬辰年(1352年)的乙巳月中没有出现过壬辰日,所以这个14世纪的说法是完全不可能的。当然,我们知道,14世纪是一个大致的数据。

其实,坐垫上交代的重修章公祖师佛像的另一种表述且唯一性的时间是:“至元贰十玖年五月朔”,这指的是元代初年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九年岁次壬辰五月初一。这样,我们可以完全准确无误地推算为公元1292年5月18日(壬辰年乙巳月壬辰日),乙巳时指上午9时至11时。

据《王村家谱 普照堂记》中的记载判断,章公祖师37岁时坐化于宋哲宗赵煦元祐年间,这个时间段为公元1086至1094年,比元初重修时的坐垫年代早198年至206年,这个年代与荷兰科学方法测定的早200年左右的结果完全相符,当然与14世纪的说法也是极为接近的。

从坐垫的文字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理解,当年为祈求时运,阳春村村首积极号召当地众户集资,占卜选择吉日吉时重修了章公祖师佛像。笔者所见的坐垫材质是麻线织成的粗纱布,折叠成扁长条后由里到外卷成圆垫。坐垫直径约30厘米,高约5.5厘米。荷兰研究人员称之为“麻制卷垫”,我们也可以称之为蒲团。虽有部分破损,坐垫保存的还是比较完好的,甚至是细细的勾线都几乎没有断裂,这种质地的物品能保存七百多年之久不愧为奇迹。我们认为,坐垫上应该提到三个主持重修的人的名字:林章新、林世兴及住堂僧人一崇,由于年代久远,存世的族谱和资料中已查找不到有关他们的记载了。

坐垫在塑像中静静陪伴章公祖师已逾七个多世纪。由于密封在像中,阳春村当代的村民们其实并不知道这个坐垫的存在,直至今年3月在网络新闻中发现有关佛像展览的图片,才知道有这样一个物件,而且坐垫直截了当表明了肉佛的身份。

根据《王村家谱 普照堂记》中说,“至于塑像佛皆有记,系万历丙辰年”,即1616年时人们也曾重修过章公祖师佛像和普照堂,这也是1421年(永乐十九年)之后的再次重修重建。章公祖师佛像现在的外观最有可能是万历年间重修而成的。现代对祖师佛像的重修则在1944年,由当时的甲长林嘉番等主持。林嘉番先生生于1911年,卒于1984年。

上世纪时,文革期间章公祖师佛像被辗转保护并藏在山中,1976年时明代建造的普照堂被拆毁,1978年搭建了一个简单的土木建筑,1998年建成现在的规模,现中厅室内室外的两对木柱使用的仍然是明代永乐年间修造时留下的石础。

期待章公祖师回归后,我们当代人修复佛像经历的损伤,再塑金身,恭迎祖师永驻普照堂。(卢秀钦)

(原标题:“肉身佛像”重修及坐垫年代确定为元初忽必烈时期)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撤侨的热闹与门道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撤与不撤,如何撤,对有心人而言,都能看出一番“讲究”来。


窦唯背后的北京性格

生活不是走秀,坐趟地铁,喝碗豆汁,也要围一堆人,前恭后倨着——这不闹心吗?地铁,仅仅一个交通工具,并非是贫穷的象征,更不是阶级和阶层的隐喻——那些不过是好事者的猜测罢了……


敬酒被打:原来老外不吃这套

西方人把喝酒吃饭当成一种非常严肃的社交礼仪,特别是在喝酒谈事过程中,是最反感被人打搅了,更别说被素不相识的人三番五次来打搅敬酒,更是勾肩搭背合影留念了。这不仅会被老外们视为一种极大的不尊重。同时,老外们更会把自己的肖像、社交行为当成一种个人的隐私。


国际通缉令让贪官无处遁形

平心而论,无论文化、制度有多大差异,遏制贪腐、政治清明都应成为现代社会基本共识——在地球上,不应该有一寸土地沦为贪官们的“避险天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